av人妻中文字幕的,欧美大胆变态口味重,五福影院精品AV无码播放,亚洲BT欧美BT中文字幕,国产在线观看清码视频为您提供高清无码国产、欧美、日韩无删减完整版视频,以及高清美眉图片、激情小说。欢迎收藏

    被妻子气得要杀人
     我应该发火,但我没有。我应该杀了那个混蛋,但我也没有。我应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但是我发现自己已经不在乎了,就随便它吧。嗯,不过也不完全如此,复仇的心理仍然埋藏在心底,我知道自己早晚会实施我的复仇计划的。
      我和妻子玛丽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在我7岁她6岁的时候,我们两家搬在一起做了邻居。玛丽家有四个孩子,但我只和她能玩在一起。她哥哥阿尔方斯比我大4岁,是个总爱恃强凌弱的家伙,不过他很快就发现我并不是那么好惹的,所以有事没事总躲着我。
      虽然他比我强壮得多,但一旦跟我开打,我就会没完没了地纠缠着他,即使被他打倒也会站起来继续跟他斗下去。
      我和他打架的时候,如果没有大人来拉架,那我就会一直跟他打下去。
      在这方面,我爸爸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我的好斗和不服输的性格都是被他培养出来的。记得我在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我被别的小朋友打了,哭着跑回家来。我爸爸看到我的样子,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说被别的孩子打了。
      「那你有没有欺负别的孩子呢?」
      他问道。
      「没有啊,他无缘无故打我。」
      听我这么说,我爸爸气得要死,他大声说道:「你不应该跑回来,托尼,你永远都不应该落荒而逃。你要跟他战斗到底,如果你累得抬不起胳膊了,就用脚踢他;如果你的脚也抬不起来了,就用牙咬他,绝对不能停止战斗!这样他们就会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孩子,就再也不敢欺负你了。如果你受到他们的欺负就落荒而逃,那他们一定会不断地欺负你的!」
      在和我打了三架以后,阿尔方斯就彻底领教了我爸爸教给我的战斗精神。
      玛丽有一个姐姐,叫菲罗妮卡,比她大4岁,还有一个妹妹叫罗萨丽奥,比她小3岁。比我大3岁的菲罗妮卡跟我根本就玩不到一块儿,而比我小4岁的罗萨丽奥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个婴儿,加上我们的邻居再没有和我年龄相仿的孩子,所以我跟玛丽在一起玩的时间最多。但了小学6年级的时候,我们俨然像一对小情侣似的一起进进出出。
      我们一起上学,一起玩耍,一起生活,就这样度过了小学、初中和高中的学校阶段,简直就是密不可分的好伙伴。
      在这个阶段,我没有交往其他女孩子,她也没有交往过其他男孩子,虽然我没有邀请过她一次和我约会,我们也没有讨论过将来是否要结婚,但我们非常默契的交往和相处着,似乎根本不需要刻意去约会或者讨论结婚的事,因为我们一直就在一起,一直在约会,也一直在做着结婚的思想准备。
      我只问过她一个问题:「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她回答道:「大学毕业吧。」
      事实真的如此,大学毕业三个月后,我们举行了婚礼。
      在接下来的22年里,我们过着中产阶级的婚姻生活。大学毕业后,我们找到了工作,努力赚钱买了一栋大房子。在我们第二个孩子出生后,玛丽决定辞去工作,专心在家里做全职妈妈。就这样,她在家里辛勤养育了我们的三个孩子,而我则努力赚钱养活全家老小。后来,当我们的孩子都走进学校后,玛丽又重新开始出去工作了。
      随着孩子们一个个上了大学,原来热闹的家庭边的冷清下来,我和玛丽又重新过起了二人世界。但是,现在的二人世界和我们年轻时候的也大不相同。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东西发生了变化,但是我们之间的交流变得越来越少了。我们仍然生活在一起,我们仍然相互爱恋,但激情已经不复存在。
      早上我们吻别后各自去上班,晚上我们坐在餐桌旁边吃边聊,晚饭后看会儿电视或者看会儿书,然后各自上床睡觉。双方都没有了做爱的激情和紧迫感,玛丽似乎不在有这样的要求,而我也不刻意去催促她。我们大概两、三个月做一次爱,但却没什么激情,仿佛只是为了某种职责,为了履行某种义务。
      后来,我终于发现我们的交流太不够了,但却为时已晚,已经很难修复我们被损害的关系了。
      我们俩的工作有时候都需要加班,一次加班后的偶然发现让我觉得我们婚姻中所有的一切都被彻底摧毁了。有一天晚上,是平时很少有的我们夫妻俩同时加班的日子,我忙完了工作,突然心血来潮地想去接玛丽,然后一起去找家餐馆吃顿夜宵。
      我开车来到玛丽工作的地方,看到她公司大楼的大门已经被锁上,整个大楼一片漆黑,看来今晚玛丽她们收工比我还早。可是,等我回到家后却吃惊地发现玛丽并不在家里,按说她应该比我先到家才对啊。我查了一下电话录音,并没有她发回来的信息。我想,也许她和几个一起加班的女同事跑到哪个酒吧去小喝几杯也说不定,虽然她很少那么做,但偶尔做一次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从冰箱里找出些剩菜剩饭,放在微波炉热了一下,胡乱吃了一点。然后我看了一下电视报,也没找到什么可看的节目,只好拿起一本书,坐在客厅的沙发里读了起来,一边等着玛丽回来。
      很快,我就被书中的情节所吸引,甚至忘记了时间,直到我听到外面车库的大门响起开关门的声音时,才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夜里11点半了。
      玛丽走进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我,有些惊讶地说道:「哦,你怎么还没有睡觉?我以为你早就睡着了呢。」
      我举起手里的书,说道:「看书呢,忘记了时间。」
      「嗯,我可早就想睡觉了,今天累死了。忙了半天也没把库存平衡弄清楚,我差一点就累得睡在办公桌上了。」
      我看着她问道:「你一直忙着清查库存问题到现在吗?」
      「可不是吗?如果不是萨拉发现计算机给出的数据根本就是错的,我和她现在还在那里核对呢。那台老掉牙的机器真是耽误事,给出的数据都是垃圾。」
      我将一个书签夹在书里,给我读过的地方做个记号,然后便上床睡觉了。但是,我整整一个通宵都没有睡好,甚至根本就没有睡着。
      三天后,玛丽跟我说她又要加班,晚上要很晚才能回来。
      「冰箱里有一盘金枪鱼,你在微波炉里热4分钟就可以吃了。我大概得晚上10点以后才能回来。」
      她跟我说完,吻了我一下就上班去了。
      下午4点45分,我开着一辆借来的汽车等在玛丽公司的大楼外面。她正常下班的时间是5点,如果她不加班的话,再有15分钟就会走出大楼了。5点5分时,陆续有人从大楼里走出来,5点10分时,我看到玛丽从大楼里出来,上了她自己的车。
      看到她的车开出了停车场,我立刻驱车跟了上去,但为了避免被她发现,我始终保持离她有三辆车的距离。10分钟后,她把车开进了海风汽车旅馆的停车场,但并没有下车,而是放下车窗坐在车里等待着。5分钟以后,一辆黑色道奇公羊2500型车停在了她的车旁边,我们的邻居汤姆·亨尼奇从车上下来,走到玛丽的车跟前,与从车窗里伸出头来的玛丽亲吻着。
      汤姆先去前台要了个房间,然后回来招呼玛丽跟他一起走进了旅馆的134房间。
      本来我以为这些年玛丽对做爱失去了兴趣,现在看来我是大错特错了——她只对和我做爱失去了兴趣。我不知道她和汤姆什么时候开始偷情的,也不知道她给我戴了几年的绿帽子。但不管怎么说,看来我们原本舒适、平静的婚姻生活是彻底完蛋了。
      相比玛丽出轨,我更惊讶自己对发现这个事实后的反应。如果在多年以前,在知道了自己被戴上了绿帽子后,我一定会大发雷霆,会马上冲进房间去抓住那一对奸夫淫妇痛打一顿,再在玛丽的额头上烫一个红色的、大大的A,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个偷情、淫荡的骚妇,然后把她的衣服扒光赶到大街上去。
      但是,现在出于某种原因,我却根本不愿意花费精力去管这些事情了。我发动了汽车,掉转车头离开了旅馆,还掉借来的车,开着自己的车回家去了。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呆呆地盯着对面的墙壁,脑子里一片混乱。我是一个46岁的男人,有着体面的工作和一个不忠的妻子。我的生活一直相当惬意,但现在却面临着我是否该毁掉这样惬意的生活,与玛丽对峙和争吵的结果只能是离婚,没有任何宽恕和和解的机会,因为我不愿意再为她付出任何努力了。
      但是,离婚就意味着我已经习惯的惬意生活从此结束,还要耗费精力去打离婚官司,面红耳赤地分割房产和存款,要花一大笔钱聘请律师等等。妈的!简直是狗屎!我一点都不想让这些破事来打扰我的生活。
      那么,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就是不理睬玛丽现在的所作所为,我要调整心态,寻找自己的新乐趣。但我究竟该怎么做呢?我怎么可能对她的偷情行为不加理会呢?不,我不可能无动于衷。
      如果和她继续生活,我就还得继续和她做爱,尽管每个月只有可怜的两、三次;我也要继续做一个——或者假装做一个——充满爱心的丈夫,可是,尽管我可以装做一个好丈夫,但还怎么可能毫无芥蒂地和一个做了别的男人婊子的女人做爱呢?
      在接下来的5周里,每当玛丽说她要加班的时候,我都会跟踪她,而每次都痛苦地看到她和汤姆去海风汽车旅馆幽会。我并不是要用这种痛苦来惩罚自己,而只是想确定她是否只和一个男人约会。
      在这5周时间里,玛丽曾经两次主动要求和我做爱,都被我婉言拒绝了。我不再主动拥抱她,但如果她依偎过来,我还不至于把她推开。每天早上离家上班前,我依然会和玛丽吻别,但那只是一种和家人的吻别,绝对不是那种和爱人的吻别。我这样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不让玛丽怀疑到我已经发现了她出轨的事。
      时光荏苒,一年就这样过去了。在这期间,我伪造了一个医疗诊断书,上面说我患了急性勃起功能障碍,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不再和玛丽做爱。不过,这也让我一年没有享受过性爱的刺激。
      有一天,我忍不住问自己道:「你到底犯了什么错?难道就因为玛丽是个臭婊子,你就该忍受性欲的折磨吗?你不欠那婊子任何东西,是她首先违背了婚姻忠诚的誓言,所以你也没必要再坚守誓言了。」
      当然,我也想过要报复她。经过一年的艰难思考,我决定要做点什么来报复玛丽和汤姆,但是,我要做什么呢?有一个周六,当我去赛夫威超市购物时,突然就有了答案。
      当时,我正在牛肉摊前挑选着用于做烧烤牛排的牛肉时,有一个声音在我身后招呼我道:「嘿,好长时间不见了啊。」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曼丽·亨尼奇,汤姆的妻子。在她的身边,还站着他们22岁的女儿雪莉。曼丽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看到她我常常会不由自主地坚硬起来。当然,她的女儿充分吸取了她相貌的优点,而且更加年轻,更能激起我的性欲。
      看着这两个漂亮的女人,我心里忍不住想道:「如果我能把这两个女人都弄上床就太他妈棒了!这绝对是报复汤姆的最佳方法!」
      我迅速做出决定,立刻实施这个报复计划。当然,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也许根本就实现不了,但值得试一试。
      在开车从超市回家的路上,我设想了许多勾引曼丽和雪莉的方法,最后还是决定先多了解她们一下才好下手,正所谓知己知彼,投其所好,这样才能取得成功。同时,我又想到,我不光要对汤姆的老婆、女儿下手,还可以用勾引玛丽两个姐妹的方法来报复玛丽。对啊,为什么不呢?
      我知道曼丽在哪里上班,便将车停在她公司附近的街边,坐在车里等着她下班,然后开始跟踪她,以便弄清楚她的活动规律。很快,我就发现她一般在周二和周四下班后会和几个女同事去附近的一家酒吧喝几杯,在那里听听音乐、跳跳舞。在弄清楚曼丽的活动规律后,我又开始跟踪雪莉。
      我发现雪莉非常喜欢参加聚会。下班后她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和同事去酒吧里玩到深夜。从周一到周三,她一般会去一家叫斯皮罗的体育酒吧,而周四和周五则喜欢去一家叫粉红贵宾的酒廊,而她去粉红贵宾酒廊和她妈妈去亨利酒廊的目的基本相同,都是去那里跳舞、听音乐。
      当把这一切都弄清楚后,我的计划也在头脑里形成了,我要跟着她们去那两个酒廊,在那里搞定她们。
      比较了一番后,我觉得雪莉比较单纯,当然也更年轻漂亮,遂决定先搞定这个小丫头。我想,大概没有多少22岁的年轻女孩子会对一个46岁的老男人感兴趣吧,但如果我在她喝得有些失控的时候出现在她面前,说不定就有机会呢。
      体育酒吧里到处都是和她年轻相仿的型男帅小伙,于是我决定把勾引雪莉的地点放在粉红贵宾酒廊。
      问题,一个46岁的老男人该怎样追求一个22岁的小姑娘?
      回答,无为而治。
      雪莉6点下班,一般6点半就到了粉红贵宾酒廊。酒廊里的乐队6点45分左右开始准备,7点准时开始演奏。我6点15分就到了那个酒廊,在吧台最后面的地方找个位子坐下,一边观察着人群的情况,一边等待着雪莉的出现。
      我已经把酒廊各处的情况摸了一遍,知道酒廊里有一个供商务商谈的地方,一些从办公室出来的人还可以在那里讨论生意上的事情。
      现在酒廊里已经有了三桌女宾,她们围坐在桌边喝着酒、聊着天,显得轻松惬意。在那些女人中,有几个跟我年龄差不多,我敢肯定她们就是在附近办公大楼里上班的职业妇女。
      大约6点25分的时候,雪莉和她四个女伴儿一起走进了酒廊,在舞池旁边的一张桌子边坐下。我坐在远处看着她们,一边喝着我的伏特加酒,一边等待着乐队开始演奏。
      在乐队开始演奏以后,我便开始用眼睛巡视在那三桌女宾,打算从中寻找合适的女人。很快,我就选定了目标,走过去邀请她和我一起跳舞。在接连和三个女人跳过舞之后,我问她们是否愿意让我跟她们坐在一起,她们高兴地同意了。
      我故意不朝雪莉那边看,让她觉得我好象根本就没有看到她在酒廊里。我不停地邀请那些女人跳舞,到晚上10点半的时候,我和每一个女人都跳过两曲以后,其中一个女人说她该回家了,就准备起身离开酒吧。
      我赶快站起来,也说该回家了,就和那女人一起朝外走。在离开酒廊之前,我偷偷瞟了一眼雪莉,看到她正注意着我,我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她一定以为我把那个女人带走开房了。
      第二天晚上,我重施故技,继续和一些陌生女人跳舞,加入到她们中间,最后和某个女人一起离开酒廊。我看到雪莉再次注意到我带着一个女人离开了。
      这样的模式一直持续了三周,在这期间,我每晚和一个不同的女人一起离开酒廊,看到雪莉注意到我们,而我则装做没有看到她。这时,我还不能确定我的计划是否行之有效,遂决定再进行一周,如果不行,那就得想别的办法了。
      周五的晚上,我坐在酒廊里,正在观看乐队做着演奏前的准备工作,雪莉和她的两个女友一起走进了酒廊,在一张桌子边坐下。音乐响起,我早都注意到有五个在附近银行工作的女人围坐在一起喝酒聊天,正准备起身去请她们中的一个和我跳舞,雪莉走到我跟前,说道:「我和我的朋友想请你去我们那边坐坐,好吗?」
      「哦,为什么呢?」
      「我们也喜欢跳舞,可你却从来也不邀请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所以我们只好先邀请你了。」
      「呵呵,老牛可不敢吃嫩草啊。我看到有不少年轻人围着你们呢,哪天都有不少人邀请你们跳舞呢。」
      「好吧,这样说吧,我们对你蛮感兴趣的呢。」
      「哦,雪莉,你又不是个傻姑娘,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到这里来,也应该知道我在这里做了什么。我之所以不邀请你和你的朋友们跳舞,是因为我觉得你们这样年纪的姑娘对我这样的年纪的男人是不会有兴趣的。你应该明白,我到这里来可不仅仅只是为了跳舞的。」
      「有些女人还是很喜欢年龄大的男人的。比如安娜,我那个可爱金发女友,就非常好奇你怎么可以把那些女人都迷住了。安娜很想知道为什么那些女人那么喜欢和你聊天,然后还一个个被你带了出去。」
      「雪莉,对我来说,去和那边那几个在银行工作的女人聊天,我有把握得到我想得到的,但让我加入你们,有很多事情还不能确定呢。」
      「噢,来吧,法奇奥先生,也许这是个机会呢。」
      雪莉说道。
      就在我玩弄着她乳头的时候,雪莉问道:「今天没有让你去找那几个银行的女人,而是被我带走了,你会觉得很遗憾吗?」
      「一点也不觉得遗憾啊,我的宝贝丫头。你是个非常难得的姑娘。对于一个老男人来说,能得到像你这样的女孩简直就是天大的福气啊。」
      「你不老啊,我觉得你非常好。能问你点事情吗?」
      「什么事情?」
      「你为什么要每天晚上找一个不同的女人呢?你为什么选一个好的,然后一直和她保持关系呢?」
      「我不想那样,不想保持长期、稳定的关系。」
      「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结婚了啊,雪莉,而且我并不想和玛莉离婚。我能给别的女人只能是一些激情,我希望跟她们在一起是愉快的,但我不可能跟她们长期厮守。说实话,那些和我一起离开粉红贵宾酒廊的女人似乎和我有同样的感觉,她们的老公还在家里等着她们,我们的关系其实非常简单——就是一夜情而已。」
      雪莉的身体缩下去,她的脸趴在我的小腹上,手指玩弄着我疲软的阴茎,等它重新坚硬起来后,她说道:「我想再玩一次。」
      「好啊,没问题。」
      「我不希望我们之间也是一夜情,但我也不希望我们保持长期的关系。你说我们能多在一起待几次吗?」
      「你说『多在一起待几次』是什么意思啊?」
      我问道。
      「我是说,在我男朋友从伊拉克回来之前,我们能不能每周约会两次?我需要性生活,但我不喜欢和我不熟悉的男孩子玩一夜情。」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啊?」
      「他最近一封信上说,再过5个月就回来了。」
      「我不知道我们能否约会这么长时间,这事要瞒住你父母实在太困难了。」
      「不困难啊,我两个月前就从家里搬出来自己住了,即使晚上回去晚了他们也不可能知道的。」
      雪莉说道。
      「5个月啊,那我们岂不是短期朋友了吗?」
      「不,是短期恋人。」
      「不知道我是否有那个能力呢。」
      「别担心啊,老男人,我有办法让你雄起的。」
      说着,她低头含住了我的阴茎。
      现在,我已经不可能像年轻时候那样迅速地再次勃起,不过我一旦进入了状态,就会坚持很长时间。一想到让这样一个青春靓丽的22岁女孩子为我口交,我就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
      感觉到我在她的嘴巴里坚硬起来,雪莉爬起来,跨坐在我身上,手扶着我的阴茎对准她的阴道口,慢慢地坐了下去。我躺在那里,看着她在我身上起伏着,享受着她窄紧阴道带给我的刺激与快感,心里不禁想道:「这实在太舒服了,这样的报复方式实在太可爱了。」
      她坐在我身上耸动了几分钟后,就趴下来,一边亲吻着我的嘴唇,一边继续晃动着屁股,让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抽插着。我搂着她的身体,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然后就又快又狠地使劲肏起她来。
      在我的强力奸淫下,她显得越来越兴奋,手指甲已经抠进了我后背的肉里,大叫着让我使劲肏她。
      我像打桩一样在她的身体上折腾着,还用手抱起她的屁股,让她的阴户和我结合得更加紧密。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我仍然在她身上打桩一样抽动着,汗水像断了线的珠子般跌落在她的身上。她紧紧抱着我,穿着高跟鞋的双脚在我大腿后侧不停地拍打着。我知道,如果我要射精的话,也应该让她和我一起达到高潮,这样才能让这个小姑娘更加迷恋我的做爱技巧。
      随着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我感觉自己就要射了,忍不住趴在她耳边呻吟起来:「哦,哦,亲爱的,我的小宝贝,我就要射了,你快点跟我一起高潮吧,我不想甩下你……」
      「哦,我也快到了,你掐我的乳头……」
      她喘着气说道,「使劲掐我的乳头啊……」
      我把双手从她的屁股下面抽出来,使劲掐着她两个粉嫩的小乳头,同时更加用力地抽插着。
      「哦,上帝啊……」
      雪莉身体猛地颤抖起来,阴道里的肌肉紧紧地包裹着我的阴茎。在她高潮的刺激下,我也把精液射进了她的阴道深处。
      和雪莉分手的时候,她给了我一把她公寓的钥匙。虽然步履有些蹒跚,但我的心里非常高兴。汤姆大概做梦也想不到我能肏了他的宝贝女儿,但我现在已经肏了她,以后还要继续肏她。
      我想,以后每次见到汤姆的时候我就会由衷地对他微笑,而且,一旦我把他老婆也弄上了床,我对他的微笑会更加灿烂的。不过,我打算等我和他女儿的关系结束后再开始勾引他老婆的计划,雪莉说,还有5个月她男朋友德里克就回来了,那我还有4个多月的时间来侦察、了解曼丽的生活习惯和行动规律。
      按照和汤姆宝贝女儿的约定,我每周至少两次去她的公寓奸淫这个单纯、美丽的年轻姑娘。这一天,我再次来到她的公寓门前,用她给我的钥匙打开了门。
      雪莉看到我走进来,立刻扑上来把我紧紧地拥抱在怀里,非常热情地和我接吻。
      然后,她牵着我说把我带回她的卧室,一把把我推倒在床上,不由分说拉开我裤子的拉链,将我的裤子和内裤一把拽了下来。
      雪莉握住我坚硬的阴茎,低头在我的龟头上舔了几下,然后就一口把整个阴茎含进了她的嘴巴里。她的嘴唇紧紧地裹着我的阴茎,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舔着,同时,她的手还不停地搓揉着我的睾丸。雪莉的口交技巧实在了得,时间不长我就忍不住了,把大股的精液直接射进了她的喉咙。
      雪莉把我的精液一滴不剩地咽下肚子,然后抬起头,对我微笑着说道:「怎么样?你喜欢吗?」
      「噢,当然,我非常喜欢,我从来也没有享受过这么舒服的口交。」
      「很好,我也很喜欢为你这么做。」
      雪莉笑着说着,再次低下头,仔细舔着我的龟头、茎体和阴囊,把沾在上面的所有精液、淫水和汗水都舔吃干净,再将我刺激得重新坚硬起来。